标王 热搜: 小提琴  双簧管  吉他  笛头  长笛  电钢琴  乐器展  钢琴  古筝   
 
首页横幅商城广告
 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资讯 » 吹奏乐器资讯 » 长笛资讯 » 正文

第一长笛詹姆士-高威专访:我试用了柏林爱乐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  来源:蔡宸亦  作者:外滩画报  浏览次数:117

      世界上所有的演奏家挤破脑袋都想去的柏林爱乐乐团,在被他“试用”后,仅仅留住他6年。他就是拥有“世界第一长笛”美誉的传奇人物―“魔笛”詹姆士・高威。  
      68岁的詹姆士・高威乍一眼看过去便气宇非凡。这个白胡子爱尔兰老头戴着劳力士金表,穿一身蓝色的衣服,考究的装扮马上让人想起他的爵士头衔。不过最能体现高威爵士“贵族气质”的,却是他在古典音乐王国举足轻重的地位。全球唱片销量超过3000万的榜单被指挥大师、歌王、歌后牢牢占据,其中包括已经过世的卡拉扬、索尔蒂、伯恩斯坦、卡拉斯、帕瓦洛蒂等,只有一位器乐演奏家争得了一席之地,那就是素有“世界第一长笛”之称的詹姆士・高威。  
      出身长笛世家的他,年仅21岁时就被伦敦歌剧院特聘为长笛独奏演员,当时他尚未从巴黎音乐学院毕业。此后,英国伦敦交响乐团、皇家爱乐乐团都曾留下他的足迹。在6年柏林爱乐长笛首席生涯后,高威毅然“单飞”,成为唱片销量榜上的常青树。10月26日在上海音乐厅举行独奏音乐会前,高威接受本报采访时透露,尽管长笛的曲目十分有限,但他从来没为此犯过愁。他与阿格丽希合奏室内乐,改编海菲茨的小提琴曲目,根据维瓦尔蒂6部长笛协奏曲的风格改编《四季》,把巴赫的g小调小提琴协奏曲改编成a小调的长笛协奏曲,因为那样听起来更棒。他对各种形式的音乐游刃有余,在演奏会上演奏亨利・曼西尼作曲的电影音乐;与爵士音乐家合作,也是叫好又叫座;他也会演奏现代音乐家的作品,不过有个要求:音乐必须得发自肺腑。“我家有个长笛藏书馆,其中光我自己的录音就有62包,我们有自己的录音室,有一间专放长笛相关曲谱的房间,收藏所有的长笛协奏曲以及与钢琴的合奏曲的原谱与录音,演奏家或乐队需要时,都只能管我借,那可是个大买卖。”  
      从巴赫、莫扎特、海顿到马勒、肖斯塔科维奇,再到现代年轻人更易接受的各种音乐形式,高威都有独到见解。他说,正是对音乐全方位的驾驭能力,才使他成为“唯一真正意义上的长笛独奏家”。他毫不谦虚地称自己对长笛作出的贡献堪称世纪之最,与那些呆在乐队里等待40分钟才吹出几声独奏的乐团长笛手根本没得比。鉴于那些傲人的成就,他的口气再大,似乎也不会引起人们的反感。长笛音乐王国的国王如是说.  
      B=《外滩画报》  
      J= 詹姆士・高威(James Galway)  
      卡拉扬总是对的  
      B:你在柏林爱乐的6年恰是卡拉扬执掌柏林爱乐的黄金时期,谈谈你与他的合作。  
      J:我和他合作一直很愉快,直到我决定离开柏林爱乐的时候,他才变得很不开心。要问为什么的话,那就是他很难再找到一位如我这般为乐团锦上添花的长笛首席了。卡拉扬很了解我音色的优点,原因他却百思不得其解。其实,一般的长笛手用的都是普通长笛,而我这支由专人打造的H&A 445的音色却是为柏林爱乐量身定制的,按键也有特殊的设计。上周我在日本遇到卡尔・莱斯特(著名单簧管演奏家),他啧啧称赞我的演奏充满想象力,相对而言,其他人的演奏基本都是照本宣读,这一点,卡拉扬也很清楚。问题很简单,你想听完全就着曲谱演奏的重复了千百遍的死气沉沉的音乐呢,还是想听到更多的呢?  
      B:我们都知道卡拉扬是一个非常严谨的人,他是否曾经认为你的演奏过了头?  
      J:从来没有。乐队演奏一定会有自己的规矩,没有规矩也就没有自由,这里头有个尺度。卡拉扬很欣赏我拿捏的分寸。比如贝多芬(听歌)降B大调第四交响曲中,许多人墨守成规,在过门乐句后作渐弱处理,而卡拉扬却非常欣赏我长驱直入、打破常规的独到诠释。卡拉扬的确是一个非常尊崇传统的人,但如果你有好的想法,他会立刻接受。  
      B:那你为什么会想要离开柏林爱乐?  
      J:因为我想买一辆宾利,我还想买一栋1500万的房子,要是继续在柏林爱乐呆着,可买不起这些。呵呵,这是个笑话。真正的原因是我的确很想独奏,长笛的演奏实在很丰富多彩,可是在乐团里你的表演始终只能以某个特定的方式进行。  
      B:特别是在卡拉扬这么一个强势指挥的带领下?  
      J:哦,绝对是。相比其他指挥,他可是一位“将军”。我来给你讲讲柏林爱乐的故事吧,卡拉扬时代的柏林爱乐,人人都绷得很紧,把背脊挺得笔直,屁股刚沾到凳子边,再看看现在的柏林爱乐,团员都坐得松松垮垮。那就是卡拉扬的威慑力,他一到场,你可以明显感受到空气中笼罩的紧张气氛,他一走,压迫感顿时得以缓解。  
      B:现在的柏林爱乐不及当时吗?  
      J:现在的柏林爱乐当然也是一支非常优秀的乐团,但它已经没有上世纪70年代卡拉扬在位时的那种感觉了。卡拉扬担任音乐总监时,乐团里的每个人都视其为权威,发自真心地崇敬他,所有人都投入在音乐表达中。换了其他的指挥,有一半乐团成员满意就不错了,音乐响起时,你能听出另一半人在三心二意敷衍了事地演奏。卡拉扬每一次“离经叛道”的诠释,最后都证明是有道理的。  
我得试用一下柏林爱乐  
      B:你去柏林爱乐试奏时迟到了。  
      J:说起那次风波,我还真有点恼了。事实上,我根本没有迟到,我是完全按照通知的时间到的,可是有人改了时间却没有通知我,我比大多数人晚到了整整一天。这是卡拉扬的老伎俩,如果你读过关于他的书的话,只要有外国人在,他们都会使出这招。谁知道那些疯狂的德国人在想什么?! 要知道,从伦敦到柏林,飞机会误点,出租车也不靠谱,路上又拥堵,我很艰难地准点12点赶到柏林爱乐,可见到的人不但没有亲切地对我说“很高兴见到你”或“欢迎你”之类的话,而是很不客气地说“你迟到了”。几经周折,才最终让我演奏。  
      B:还让你临时加演了许多曲子。  
      J:我本想演奏伊贝尔的长笛协奏曲,前一天我刚在伦敦广播电台现场演奏过,准备得非常充分。可是合作的钢琴家说,这个曲子不合适,我们还是演奏莫扎特协奏曲吧。我说好啊,没问题,于是我完整地吹奏了第一乐章,可是他们又让我吹奏这个吹奏那个,却都不给我曲谱,我不得不根据记忆来吹奏。我觉得他们大概是想让我出丑吧。当我吹奏完后,他们也不用敬语对我说“请再演奏一曲”,而是生硬地说:再来!  
      B:据说你的表现毫无瑕疵,想必令他们始料未及。  
J:后一轮同台有5个长笛手,台上的谱架上摆着乐谱,考官让我们依次演奏《勃拉姆斯第一交响曲》的长笛独奏部分,是15个音符的旋律。你会发现来柏林爱乐试奏的家伙只会照着谱子吹,脑子里竟然连15个音符都装不下。他们纷纷干巴巴地站到谱架旁,伸长着脖子,看上去都快掉下台了,而我却仍在原地,悠然自得地吹起来。结束后,柏林爱乐的人直接跑上台来,恭恭敬敬地说:高威先生,恭喜您成为了柏林爱乐的一员,请问您何时能来上班?  
      B:那么快就出结果了?  
      J:是啊,但我甩甩头,告诉他们,我可不愿来上班,我可不想和没有礼貌的人一起工作。之后,他们说,按照德国人的规矩,谁赢了试奏,就得来上班。我说,德国人的规矩关我什么事,我在伦敦有妻子、孩子、房子,还有一份稳定的工作,乐团里有一群相处愉快的朋友。柏林爱乐,没什么可稀罕的。一星期后,他们给我来了封信,要求与我签署一份一年的合同。我回信,说得考虑一下,凭什么合同是单向的,我要求试用一下柏林爱乐。人人都削尖脑袋去柏林爱乐谋职,唯独我不稀罕。要知道,在此之前,我也与伯恩斯坦这类大牌指挥合作过,我们可都是相敬如宾的。  
      B:试用的结果如何?  
      J:这支乐团太了不起了,每一细微之处都如此出类拔萃,每个人都很努力,他们的艺术水平之高超,足以演奏任何一支曲目。柏林爱乐弦乐声部的出色众所周知,尤其大提琴、低音提琴令人惊叹。在柏林爱乐的6年,加深了我对音乐的理解,也成就了我日后的独奏事业。

更多:

 
 
[ 资讯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

 
推荐图文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| 隐私条款 | 积分规则和购买 | 网站地图 | 排名推广 | 广告服务 | 积分换礼 | 网站留言 | RSS订阅 | 沪ICP备12040803号-1

360图标 征信网图标